我們的毛毛球

 

還記得一八年五月的端午節假期

我和先生前一晚看電視到夜深

準備翌日大昏睡

 

 

結果清晨時份鄰居的芝娃娃就給我瘋狂吠叫

 

 

我邊睡邊苦笑

拍了拍先生 跟他說了句

「嘻我很想養只貓咪」

平生最愛潑冷水的他竟然也回了我一句

「我也在想同一件事情耶!!」

 

 

我們拍拖時常常會到一間cafe看店家養的貓咪們

所以想養貓的念頭也不是初次萌生

但這麼同步這麼強烈的感覺

倒是第一次

 

 

「我們下午去愛護動物協會看看貓咪好嗎?」 先生問

「好呀但參考一下好了

養貓這個決定不能下得太倉促喔!」

 

 

我們在旺角愛協店內第一只見到的

是一隻小花貓叫 Bright

牠和牠另外兩姊妹在山上被愛協拯救隊發現

而Bright 這個名字是愛協的代母為牠命名

 

 

記得和Bright 住在同一個籠子的小貓們都瑟縮一角

流露害怕人類的神態

只有兩個月大的牠卻異常熱情

總是跑出籠邊想逗人玩

 

 

當時還有另一個家庭在店內

他們本身已養有一只大貓在家

經驗豐富的他們看著Bright

搖搖頭笑著說

「這只貓長大後一定異常頑皮」

 

 

沒有養過寵物

屬菜鳥級數的我和我的先生

問了愛協很多有關領養寵物的資料後就離開了

但我倆還是對牠念念不忘

 

 

「我很想念剛剛那只小貓」

吃晚飯時我靜靜的說

先生也笑著回應

「我也是」

 

 

就算聽說牠會變得很頑皮

又喜歡咬人

我倆還是很喜歡牠

 

 

對了就這樣牠成功用可愛的樣子把我們迷倒

我們抱著牠回家

並改名為 mo仔

 

算算手指

牠現在已經一歲半了

由當初的小老鼠身型變了大胖貓

(像氣球般沒錯)

我倆便暱稱牠為 momo球

 

 

有句話常聽別人說

「我以為是我拯救了牠

其實是牠拯救了我」

我們讓mo仔有了舒適的生活

讓牠變了驕縱小公主 (笑)

但牠卻一直在守護著我

 

 

懷孕的我因為身體不適要留在家裡

常常能陪伴在我身邊的就只有mo仔

每次我哭了

牠一聽到聲音

無論在多遠

牠一定會跳上床邊看看我

 

 

半夜睡不著時

如果我走出客廳看電視

本來睡在我們床上的牠一定會跟著我

無論牠多睏 牠也寧願睡在我腿上陪伴著

 

 

還有太多太多未寫下

有關我們仨的趣事 (或蠢事)

之後會再談

 

 

就以momo球在chill的樣子作結吧 嘻嘻

願我曾把妳的故事寫下

 

小時候總嚷著祖母給我說故事

不論是聖母誕下耶穌

還是我祖母和祖父相戀的經過

我都會聽得津津有味

有些故事她明明已說了好幾遍

我卻仍裝失憶

為的就是想重聽某幾個特別精彩的

特別令我動容的

 

 

有時候她也會訴說小時候的那些憾事

每次說完

她總會添一句

「將來有機會,我一定要把我經歷過的寫下來」

每每我都會承諾她

到我長大了

不用再應付考試時

我一定會把她的喜與悲化作文字

 

 

然而當我完成了學業試

就自顧自去應付人生其餘的考驗

等著等著

她已忘記了一切

包括我是她的誰

 

 

今天我在想

如果我也能在失憶之前

把一切記下來

那有多好

 

 

記下我現在有一隻非常驕縱的小貓咪

常常逼我們按摩牠的胖肚子

還有一個不太懂人心 卻非常努力愛護我的丈夫

當然少不了被我懷在肚子裡

估計樣子會一模一樣 我們的兩個女兒

將來當我的女兒們嚷著要我跟她說故事時

懶惰的我直接給她網址就好了 (笑)

 

 

我會努力記錄生活的

把你和我的故事一直寫下去